您的位置 : 颜夕文学网 > 小说库 > 武侠 > 琴师

更新时间:2019-10-31 10:05:26

琴师 连载中

琴师

来源:幻想书院作者:贤若帝心 分类:武侠 主角:姜尧章萧疏影

主角叫贤若帝心的小说是《琴师》,是作者姜尧章萧疏影写的一本武侠情缘类型的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晋王朝德宗年间,湖北神农架剑门创立。剑门主人通音律,晓道学,是晋王朝末年有名的剑客音乐家。――唔,姜尧章的心愿可是成为像高渐离那样的英雄――本书讲述了一位琴师的奇幻漂流。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马上乘者一男一女,男的约摸二十五六岁,身着青袍,头戴高冠,腰间悬挂一柄宝剑,在他所乘的黑马颈上系着一只金铃铛,那铃铛在金乌照射下闪闪发光,黑马速度极快,飞也似的狂奔,震得铃铛‘叮铃铃’的连响;女子约摸二十一二岁,身着粉袍,白马一侧挂着一对鸳鸯刀,那白马神骏非凡,奔跑起来,犹如闪电,速度飞快,同样的,马颈上系着一只银铃铛,这银铃铛在阳光照射下发出银色光芒,随着白马狂奔,不断震动‘叮铃铃’不绝于耳。

这二人都是同样的速度,并肩而行,他们所乘的二骑即便跑起来,也紧紧挨着,这二人不时回头相视一笑,甜蜜之情溢于言表,看来是一对侠侣。

这二人很快来到城门前,不出意料,再一次被官兵拦了下来。

“站住!”

一个普通人,之所以普通,是因为他经不起诱惑,从来不懂得克制。当诱惑来到时,只懂得占有,占取既得便宜,殊不知,往往诱惑的背后是一个个恐怖的陷阱。

濠州的官兵与京州的官兵似乎不仅有地域上的差距,还有本质根源的差距,这根源也可称为民族劣根性。官兵见到一男一女所乘马颈上系着的金银铃铛,贪念再起。

当一个人一旦升起这样的念头,这个人就以走在了毁灭的道路上,而官兵真是这样的一个人,他似乎以忘了做人的一个重要原则:知足。

官兵不知足,因为他很穷,正是这个简单的道理,让他只能乖乖的当一个普通官兵。

于是,悲惨的一幕发生了。

在这官兵拦下了两乘马,并喊出了那个口号的同时――

“嘿!进城的还得搜身!这几天不太平,濠州是三地比武的枢纽?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!”

青袍男子冷冷看着他,一扬手,一枚铁牌直接飞出,官兵双手接住,哪料那铁牌实在太过沉重生猛,青袍男子随手扔出的劲力竟然让官兵双手颤抖,虎口撕裂,官兵正要怒骂一声,眼神瞟在了铁牌上,他只看了一眼,便乖乖的愣在一边,一动也不敢动了。

只见那铁牌上写着两个醒目的血红大字‘灵剑’。

灵剑!

即便是初入江湖的无名小卒也知道这两个响当当的名号!

这两个简单的字代表着两个人,而这两个人却代表着整个中原武林。

中原武林中排名第一侠侣‘灵剑双侠’!卓紫衣与殷天峰。

粉袍女子卓紫衣冷冷的看了眼那呆立不动的官兵,一句话也未说,策马进城,身后的青袍男子殷天峰则驭马走到官兵处,冷然道“铁牌还我!”

那官兵颤抖着双手,乖乖将铁牌递了过去,殷天峰接过铁牌,一只手以触碰到了官兵的手腕,那官兵只感手腕一滞,整个人都倒吸一口凉气,殷天峰继续用他那独有的冷峻眼神看了眼官兵,随即将手收回,双腿一夹,驭马疾驰。

官兵从始至终都没敢抬起头,当灵剑双侠走远后,已经听不到马蹄声与独有的金银铃铛响动的声音时,官兵却依旧能感受到一股深深寒意,那是自手腕间涌上来的寒气,他浑身不自禁打了一个冷颤,低头去看手腕处,登时吓得冷汗直冒,只见自己手腕处,以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霜,整只手冻的红里发白,“快快!拿热水,拿热水来!”这官兵也急了,若发现的迟些,恐怕他这条手臂也要废了。

街道旁,只能隐隐看到二人驭马驰过后,留下的尘土飞扬。

进城的侠客剑士、文人雅士、镖师商户们逐渐多起来,后来官兵们干脆不在管了,只是看着一个个进城的人,只要没发生什么大冲突,便不上前搜查询问,毕竟谁也不敢保证,保不齐你搜查的那人就是哪个在江湖中、朝廷内名声赫赫的世家公子哥。话说回来,这当小兵的差事还真不好做。

不仅要看上头的意思,更要给武林豪杰面子,毕竟虽说是官兵,可也难免要与武林人沾点因果,如果一个不慎,借刀杀人的伎俩还是能用的出的。

翌日

神农架剑门

姜尧章又在弹琴。

弹琴之人喜剑,意在剑法而不在琴。

听说......

这弹琴之人远在神山!

他的剑法亦有种神韵之感,他的剑随着琴声而变化,动作也越来越优美,明明是在练习剑术,舞剑、提剑、转花都显得随心所欲,威力无穷,可偏偏剑意却格外神秘。不仅仅是剑意,剑指点的方向也同样神秘莫测,姜尧章舞剑准确来说不是舞剑,就像是在写字,用独特的草书,忽左忽右,忽拔地入天,忽又急入山壑,可以说“势”丰富的内容让人联想不尽,回味无穷。由此,剑术的劲断意不断,势断意相连,这和书法中笔断意连,字断势连,行断气连,何其相似。

只见他把手挥向前方,手腕转动剑柄,剑也慢慢转了起来。渐渐地,剑越转越快,把地上的花瓣也卷起来,空中飘着淡淡的花香。远处,聚集了不知从哪来的蝴蝶,朝同一个方向飞去,伴随着姜尧章一起舞剑

剑为琴剑暗香,留音;人却逍遥自在,绝情。

白袍随风舞,随剑动,如同天上谪仙。

他的身影也如同雏燕般轻盈,伴随着只有他自己能听到幽幽的琴声,笛中剑缩回,手腕轻轻扣动笛孔,随着琴声,吹起笛来。这一回却不是那首‘香冷入瑶席’的《暗香·旧时月色》,偏偏是江南名妓顾柳箐的《鸳鸯谱》,曲音曼妙,荡气回肠,一首曲子没有吹完,姜尧章一推暗香古琴,琴剑应声出鞘,白虹如同闪电般快速闪动,剑光闪闪,琴音未绝,却与那浅淡的回音渐渐相融合。

白虹的剑光在空中画成一道圆弧,‘长虹贯日’充斥天际,几乎将整片天空都笼罩住,剑如白蛇吐信,嘶嘶破风,又如游龙穿梭,行走四身,时而轻盈如燕,点剑而起,时而骤如闪电,落叶纷崩。真是一道银光院中起,万里已吞匈虏血。

姜尧章的身躯顺着剑光倒去,却又在着地那一刻随即转身,一个纵跃,勾上房梁,绕着大殿如天仙般的环绕在白虹剑光中,只在一瞬,瞅准一片被剑势吹散的落叶,长袖扯下,作飞仙状,随即把手中的剑虹甩出,正中落叶,携叶跃下地来。

忽然又抬剑朝前一凛,剑气激荡起三尺气墙,只听见前方凭空轰然炸响,几乎刺破耳膜。

天地间忽然云雾弥漫,紫气升腾,云雾凝结中,似乎自天边伸出一颗巨大头颅,那头颅,剑灵震动,怒目张须!

紫气东来!姜尧章就在云雾中,云雾渐散,一道身影如彗星流萤自云雾中飞出,只看到白光一闪,却不见人,隐约间似有一柄细长神剑自白光中乍现而出,宛如蛟龙般纵横扫荡,人未至剑已到:纵横江湖二十年,三千气剑序墨间。白虹激起几尺浪?挑灯夜看化江泉。

姜尧章痴痴望去,只看到琴剑暗香通体晶莹如玉,他双眼光华流转,如似一袭白袍,一柄剑破万法。

这一天,才离开剑门不久的檀道济飞鸽传书回了一封信。本该只是一封普通说明自己最近情况的信,却让姜尧章有些意外了。信上上千文,仅寥寥数笔说明自己最近的情况,更多篇幅则在介绍一件事。

什么事呢?

嘿!这件事说起来可让姜尧章感兴趣了。

有关皇会比武的事......

这可是聚集了整个天下豪杰的武林盛会,虽然是朝廷办擂台的比赛,却仍然充满了诱惑。

于是,在那一天,姜尧章近十年未下山,终于决定这一次下山看看去。

他将这件事简单同诸弟子说了,所有人都跃跃欲试想要陪姜尧章下山看热闹,然而,姜尧章却说只能带一个人下山,其余人就在山上修炼剑术。

会是谁呢?

诸弟子你看看我,我瞅瞅你,心中都嘀咕着。

这实在是个大诱惑,没有人不想去的。可事实也的确摆在那里——不可能所有人都去,剑门总归还是要留下一些高手看家护院的。

“师尊这一次仅仅是参加皇会比武的?”大弟子任曲舟疑惑道。

“不一定,我是去凑凑热闹。不过,这件事结束后,我打算去一趟武当山。”

“武当山?”任曲舟疑惑。武当山距离神农架可近的很,武当派为道门三宗之一,是当今最有声望的道宗,而神农架近年也颇有起色,被称为“江南剑派的一枝独秀”。

“师尊准备何时出发呢?”任曲舟道。

“明天就走......”姜尧章想了想,“曲舟,你要和我一起去吗?”

任曲舟摇了摇头“我在想,师尊可以带疏影师妹去。”

“哦?”姜尧章愣了下,旋即便明白了任曲舟的意思。

任曲舟心思缜密,姜尧章是知道的,当下微微一笑,抬头看了眼萧疏影“疏影,你的意思呢?”

毕竟是新收的师妹,出外历练一番总归是没错的。

况且,这次皇会比武机会难得,也算是萧疏影的一次机缘。

“啊?”萧疏影愣了下“我?”

萧疏影看向周围众师兄,终于半跪着恭敬行礼“谢师尊。”

濠州钟离鸣凤阁

濠州最大的酒楼,文人雅客来此的必经之地,强盗恶霸来此的取财之所。

最大的酒楼自然也有最大酒楼的排场与规矩。

如果客官想趁着酒气,在这里玩点别的什么,有钱自然一切好说,若没钱......那也没关系,想玩就得拿出点真本事,先亮一手好功夫虎住了大伙,自然吃香喝辣,倘若这本领还未练到家,那就只有赌一赌这运气,吃了霸王餐还能不被逮住暴打一顿的,鸣凤阁经营数十年,只有一个人。

这个人是个有胆量且奇怪的家伙,这个人来鸣凤阁的举动也很奇怪,不吃肉,不**,只喝酒,而且一喝就是一整天,一整天喝下来还能不醉,走个直线是没有问题的。

这人看来是个嗜酒如命的家伙!只要他来喝酒,鸣凤阁都有些害怕,虽然此人间隔时间很长,有时候隔着一两个月才来一趟,有时候半年来一趟,可无论多久来一次,总要喝个痛快。

你说,这喝酒也就罢了,喝酒不给钱,还喝那么多!鸣凤阁是你家开的!

这可就惹恼了鸣凤阁阁主,这整天穿的破破烂烂,像极了乞丐的家伙,刚开始阁主还算施施善心,但善心也要有个限度,整天混吃等死,谁耗的起。

于是,在今天,当这乞丐又来到鸣凤阁要酒喝的时候,阁主已经踩着楼梯,手拿菜刀,等候多时了。

“来了?”阁主是个美貌的中年妇人,虽然人至中年,但仍然掩盖不了她那独有的妩媚,倘若时间可以回到十多年前,鸣凤阁主一定是整个濠州最美貌的女子之一。当然,只是之一。

乞丐似乎以喝过了酒,起码他此刻有些醉醺醺,身上还散发着酒气“恩!来了!”

“来干什么?”老板娘挥了挥手中的菜刀,笑着道。

这世上的女人似乎都有着同一个特点,她们通常不将烦恼表露出来,当她们极度愤怒的时候,也会露出微笑,让人感受不到她们的愤怒,还以为她们只是在笑,很认真的笑。

如果你遇到这样的女人,一定会被她所迷惑,但同时也会因为得不到而伤心欲绝,实际上大可不必如此,因为早在一开始,她就不属于你。

这何尝不是一种悲哀。

所以这世上的浪子通常是很多的,莫说浪子无情呵,曾经的他们对挚爱的憧憬换来的也许就只有悲痛欲绝......

乞丐此刻也认为老板娘在笑,很认真的笑。于是,他有些意乱神迷,他醉醺醺的双眼中流露出一丝兴奋“来喝酒!”他大声说出了自己的目地。

“哦!喝酒!”老板娘依旧微笑着,但她下一句话却将乞丐的一切幻想,瞬间灰飞烟灭“给我滚!”

话音一落,掷地有声,紧接着一群家丁、小二围了上来。

他们怒视着乞丐,已有几个人拿起了木棍。

乞丐环顾四周,嘿嘿笑道“我是来喝酒,不是来打架的。”

他确实有点醉了,就连说话都模糊不清。

众家丁、小二一拥而上。

大家齐刷刷举起木棍,抬起了脚,朝着乞丐恶狠狠砸下去、踢下去。

乞丐却眯着眼,很懒惰的仰后一躺,如同一只铁板,直直躺了下来。

躺在了地上,他的两条腿,如同两枝长矛般,朝上一蹬,一只脚踢中了一个人的下颚,另一只脚以蹬住另一人的胸口。

这两下无巧不巧,尽皆踢中了穴道。

乞丐顺势翻身,双脚打个螺旋,两只手臂绕了两圈,整个人都朝地打了两个滚,一招‘朝天蹬’又再度踢中了另外两个人。

这一手变招很快,诸人还未反应过来,便只看见四个家丁齐齐朝后飞出。

砰!砰!砰!砰!

砸烂了身后的桌椅酒坛子。

其他人瞬间都懵了,他们很多人甚至都没有看清楚乞丐出手,眼前只闪过四道光影,接着便有四个人飞了出去。

这是什么招数?

老板娘也愣了愣,乞丐已经很自然的躺在了地上。

他重重的打了个哈欠,指了指一旁围着诸人中其中的一个小二“给我拿酒来!”那小二眨巴下眼睛,朝老板娘看了眼,也不等老板娘眼神回复,便乖乖的到一旁拿了一坛酒递了过去。

乞丐抱起酒坛子‘咕嘟咕嘟’的喝了起来,大口喝酒,很快将一坛酒喝了个干干净净。

他抹了抹嘴,赞了一声“好酒”似乎意犹未尽,将空坛子朝旁一丢,连道“小二,上酒!”

小二又乖乖的拿酒递了给他。

这样一连数次,当乞丐停下来的时候,在他的周围已经摆满了横七竖八的空坛子,约摸有十几个。

只是这片刻,他又喝了这么多酒,但似乎仍然意犹未尽,莫说他的酒量如何,单单是肚腹的容量,已不是常人所能及。

“好酒!好酒!”乞丐连声赞叹,甚至竖起了他那脏兮兮的大拇指。

其他人都傻傻的看着这一幕,老板娘也傻了,鸣凤阁自打建立到如今,还从未发生过这样壮观的景象:一个乞丐在鸣凤阁门口,喝了二十多坛酒,不给钱不说,还打伤了鸣凤阁的四个人。

可以说,相当的横行霸道了。

老板娘也一阵灰头土脸,她亲眼看到了乞丐打伤手下的一幕,她手中的刀也险险拿不住了。

鸣凤阁的酒是濠州最好的酒,这件事曾经也有专门的人闻声前来品评,喝过后,都竖起大拇指,赞不绝口,因而这鸣凤阁的酒便有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号:碧海潮生。

小说《琴师》 第8章 好酒“碧海潮升” 试读结束。

猜你喜欢

  1. 灵异小说
  2. 修仙小说
  3. 鬼怪小说
  4. 女强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